黄河故道:大河遗落的山河岁月

中国有成千上万条河流,黄河的脾性格外暴躁。这条浑浊多沙的河流,在数千年的决口和改道迁移过程中,创造了复杂的故道体系。本文作者的故乡砀山,便留下了一段明清故道,它有着怎样的曲折身世?茫茫沙土之下,又埋藏着多少曲折苍凉的故事? 

 

携带着滚滚泥沙的黄河,以善决、善徙而闻名,在千百年的时间里留下了复杂的故道体系,它们曾经是伤痛的纪念碑,岁月流逝,有的变身为荒芜的盐碱地,有的成为水草丰美的湿地或者尚存的小型河道。图为黄河入海口附近的一条故道,从沉积的大量泥沙可看出黄河的特性。摄影/侯贺良 

我的故乡在安徽北端的砀山县。这个安徽最北的县,位于皖、苏、鲁、豫的交界之地。

在我残碎的童年记忆里,故乡有一片特别的地方,也是孩子们最喜欢的游乐场。它像是一道黄土高岗,地势高出周边许多,岗上残存着一些沼泽和水洼,滋长着半浸半露的簇簇丛丛,还有的荒沙岗子,间错着树林和灌丛。不过,最吸引人的,莫过于高岗周边的果园,盛产一种叫做酥梨的地方梨,口感特别清甜。丰收季节,在亲戚家的梨园里,我就像是孙悟空进了蟠桃园,能美美地吃上一整天。